【三言堂】本期话题:与你同行

时间: 2021-07-14 00:15    来源: 未知   
点击:

  2020年春节前夕,一场战疫全面打响。彼时,我正在家里整理回老家过年的行李,就接到报社的通知:速往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,以便及时传回发布权威、准确的报道。

  顾不得想太多,除夕早上我即赶往指挥部报到,迅速投入工作。记得大年初一晚上,我忙到7点多还没下班,爱人独自带着两个小孩也没法做饭,最后我们一家四口只好在东海行政中心食堂,吃了一顿难忘的快餐。

  在这里,我和后期加入战斗的同事一起,白加黑地蹲守,精神高度紧张,手机24小时不离身,生怕漏了重要信息。令人欣慰的是,我们第一时间提供的重要内容,通过报社各平台发布后,一二十条报道获得10万+的阅读量,消除了市民的疑虑,提振了抗疫、防疫的信心。

  春寒料峭,厚衣裹身,作为卫健系统的挂口记者,我也常常在采访中感受到温暖。比如,台籍医学博士张峻斌,执意从台湾回大陆参加抗疫工作,还想方设法购买10支电子体温监测计捐给安溪疫情防控指挥部,并发动两个孩子捐助两万元压岁钱,助力疫情防控……

  截至2月5日,泉州市已有4例患者治愈出院。当患者出现在记者们的镜头中,感谢医务人员的付出时,更让我深切体会到这个城市的“温度”,感受到“众志成城,抗击疫情”带来的希望。为此,我采写了《安溪县战“疫”一线小时一班的生命接力》,希望通过报道增强大家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的信心和决心。

  记者记者,就是大时代、大事件的记录者和见证者。从疫情防控初始阶段到深入推进阶段,我的同事们也纷纷奔波在抗疫、防疫前线,采访商场、超市备战生活物资情况,探访社区、乡镇防控工作,赶赴车站、机场、高速路出入口等交通枢纽……我们并肩作战,用行动践行初心和使命。

  其实,抗击新冠肺炎疫情,是我从事新闻工作以来参加的第二场“战疫”。早在2003年非典时期,我就全程参加了疫情防控报道,彼时泉州发现一例疑似病例时,我还进入医院隔离区进行采访。

  “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。”回首两场“战疫”,从“非典”到“新冠肺炎”,从血气青年到不惑之年,我觉得改变的是时间,不变的是我和同事们对新闻事业的热爱以及对记者职责的坚守。如今,这场战斗还在继续,我将不断增强脚力、眼力、脑力、笔力,做疫情防控工作的记录者、推动者,为坚决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、总体战、阻击战,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。

  很多人问我,为什么会选择记者这个职业,我想,那是因为我更喜欢风雨兼程的人生。神算子心水论坛

  这是一份光荣而不光鲜的职业,最直接的呈现便是日夜颠倒、奔波忙碌。在我的印象里,身边不少女孩子进入这个行业,往往很快就有了憔悴的一面。我也不能免俗,在一线几年后,同学说认不出我了。是怎么熬的呢?回想一下,也许是因为日复一日不曾间断的高强度采访任务,也许是因为无数次通宵写大综述,也许是因为经常赶不上趟的午餐晚餐。当记者那几年,生活节奏基本是不规律的。

  孩子摊上一个当记者的妈,幸福指数自然不高。大宝还在肚子里,就跟着我跑现场、下工地直到临产;上幼儿园了,他经常都是班里最后等到家长的那一个;赶稿时没办法做饭,他就自己啃面包、看电视。几年前调整岗位后,我生活规律了很多,对孩子的陪伴也相对多了。但是,重大突发任务依然层出不穷,二宝就不如大宝那般天使:临盆了,我们团队连续几天熬夜修改超强台风莫兰蒂稿件,他会在肚子里闹点情绪;疫情最紧张的阶段,我不时要连夜处理稿件没空哄睡,他便不肯睡,凌晨一两点也候着。幸运的是,家人对我这份不讨喜的工作无条件支持,从来没有人给过一句指责。

  与辛苦和压力相对的,是成倍的生活体验、迅速的个人成长以及十足的抗压韧性,而这也是记者这个职业的迷人所在。记者是坐在前排看历史的人,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对话不同人群,听各种故事,看万般风景,迅速拓展眼界提升视野;你可以设置不同的采访主题,储备不同领域的知识,成为一个杂家;你可以通过文字见证历史,触发多维思考,通过新闻的力量推动社会发展。在我身边,就有一大群优秀的同事和同行,使命和荣光,驱使着他们不断出发——

  他们一路追寻,无所畏惧。为什么而来?为了用不知疲惫的脚力,丈量城市的每一寸土地;为了用洞察细微的眼力,探求事件的每一个真相;为了用辩证思维的脑力,引导舆论的每一次走向;为了用凝练穿透的笔力,驾驭文字的每一种共鸣。

  前媒体人连岳说过,新闻是一个动荡的行业。在一个人人皆可为“记者”的自媒体时代,身为传统媒体人对“动荡”二字的感受更是五味杂陈。而当记者这个职业渐渐褪去虚无的光环与煽情的掌声,理性与平视或许才是对我们最大的安慰与褒奖。

  在流量崇拜、新闻反转已成常态的当下,传统媒体的记者若写不出真实与道义,则是最大的失职。所幸的是,与洗稿就能炮制出速成的新闻相比,我们的每一篇稿件仍坚守着三审三校的严谨与严肃,每一张报纸从采编到付印,依旧经历着图扫、组版、校对、印刷等流程的精细打磨。那些和早晨的太阳一同出现,泛着油墨香的报纸,亦无声刻录着新闻人始终如一的职业操守。今天,记者节也同样属于新闻背后我们那些不为人知的同仁们。

  其实,每个从事新闻行业的人,偶然中都有着必然。说偶然是因为不同的人生际遇让我们进入这个行业,必然则是因为我们身上都有着共同的媒体人脾性——不仅关心粮食与蔬菜,更关心那些有温度的普通人。身为记者,每个人都会因为跑新闻、写稿件产生间歇性焦虑与长期性烦恼,总是在感性的情绪与理性的事实间寻求新闻的最大公约数,其中的甘苦虽不足为外人道,却也是职业宿命使然。

  行笔至此,我不由想起一件小事。不久前的一个早上,自己在报社电梯口遇见一位久未谋面的同事,彼此竟异口同声问候道“好久不见”,随之不禁相视莞尔。媒体行业外的人很难想象,因为工作属性关系,记者和编辑、纸媒和新媒体等不同平台的工作人员,彼此作息时间昼夜相接、聚少别多,虽是同事却常常是最熟悉的陌生人。更多时候,我们的身影是奔波在新闻采写的路上,我们的相逢只是在纸上与屏上。

  在这个依旧不放假不休息的记者节,我的同仁们仍一如既往地奔走在新闻一线。在全媒体时代,记者不仅需要“脚力、眼力、脑力、笔力”这“四力”,我想,我们还需要一份持之以恒的定力。在欲望沉浮、众声喧哗的快时代,我们把“快”留给新闻,自己更愿意慢下来做一个朴素的新闻“匠人”。

  《五味斋》生活随笔版面主打专栏“三言堂”,每期刊发三位嘉宾就同一个话题拟写的小杂文,每篇六七百字。要求题目自拟,轻松可读,观点鲜明,切忌空发议论。来稿请附生活照片和个人简介。